alen

逝川与流光 飘忽不相待

汤川控:

【盾冬 | Stucky】少女的祈祷

bgm:少女的祈祷-杨千嬅

For the best and hail Stucky.


「唯求与他车厢中可抵达未来 到车毁都不放开」

「从来未顺利遇上好景降临」

「请赐我护荫」


Steve Rogers x James Bucky Barnes

从future到end of the line,从he will到man on the bridge。


从布鲁克林到纽约城,从华灯璀璨到山清水秀。

相隔七十年迟来的拥抱,陪伴百余年的思念。


如少女般虔诚祈祷,愿盾冬爱恋成真,赐二人余生安稳。

BBLL

留声机:

-远木遗沙:

就电影本身而言,画面感强烈,色彩明快,随着剧情走向而改变的机位和冲突处的手持摄像都非常到位。大光圈和它的构图令我想起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,两者在电影摄影风格方面有些相似,非常抓人眼球,并没有去考究摄影团队。Samantha全程只用声音“出镜”,而与Theodore交流的画面中始终都只有他一个人,强调了Samantha是“并无实体的虚无”这一点,更重点突出了“孤独”的大背景。影片中许多地方是音画不同步的,有Catherine记忆的跳跃,却只能听到Samantha的声音。也有许多处以音乐略过了台词,Montage的片段不仅和只以声音而存在的Samantha形成强烈对比,也给电影增添了意境和美感,给观众留下更多思考空间。Theodore的饰演者Joaquin Phoenix将角色诠释的凌厉尽致,他独自一人在荧幕前,眼神里可以是无尽的喜爱,也是无尽的孤独。触碰不到的恋人却像真实存在着。他一人旋转,落下,从痛苦到幸福,再跌回忧郁。演技大赞。


影片中爱上Samantha的Theodore正如这个社会中的大部分人一样,都是孤独的。都会经历情感的分裂,独自承担的痛苦。Theodore对Samantha的感情并不是纯粹的爱,其中也包含了自私与依赖——就像Katherine说的一样,Theodore不善处理“人与人”之间真实的情感关系。而Samantha的出现令他的生命出现了曙光,一个愿意倾听自己的心声,愿意为自己分担的角色。而现实生活中往往很难找到一个无话不说的沟通对象。OS系统的存在仿佛解决了人们的寂寞,他们懂得很多,学习能力强,给予陪伴,给予安慰,给予一切孤独的人的需求(包括性爱,虽然以另一种特别的方式)。而正如Theodore一样,他的朋友们,那些所经过的路人们,在这个浩瀚世界里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也都是一样。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。(前几天去影院看了太空旅客,那是在宇宙中独自存在的孤独。而我认为,无论身处何处,人多也好人少也好,每个人身上永远都有个孤独的圈,身边的人来了又走,这个圈始终无法被填满。哪怕有再多的陪伴,人永远是孤独的。而与太空旅客相比,《她》中所表达的,更多的是寂寞。)影片中好几次出现了每个人都在和他们的OS交流的画面,而他们也依旧都是一个人。每天所擦肩而过的不同的人,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苦恼,属于他们自己的寂寞。影片中着重突出了“婚姻的不合”这个主题,以它为例反映了当今社会上的普遍现象和社会群体的心理状态。每个人都需要一个Samantha这样的角色,好让自己觉得有个陪伴。Samantha是Theodore为了掩饰自己空虚的内心而存在的。到影片的后半部分,Theodore开始质疑自己和Samantha之间究竟是不是真感情,而我认为是复杂的。其中掺杂着一些爱,可与人与人之间真正的交往大相径庭。(肉体交流是生物情感交流的另一种生理上的表达方式,我认为在维持情感关系中是绝对不可或缺的。)Theodore很寂寞,而Samantha就像一阵风,她的出现让他走出上一段感情带给他的伤痛,斩断曾心爱之人所带来的羁绊,让他重新对生活充满憧憬,拥有对生命的渴望。这样的存在对很多人都需要。对我而言,这并不是一部爱情片;不是什么“人机恋”诸如此类的题材。


影片的最后,Theodore与好友Amy在夜色和城市霓虹中天台相依,表达了在这个诺大世界里每个人的寂寞,而有时之间彼此都需要一个肩膀去依靠,在这个世界里继续去找寻那份温暖。


语言不能陈述的美

yuetyee摄旅:

让你捕捉烂漫的花儿,是它开花的初衷,所以请你不要肆意破坏。

#南北战争#独阿尔向#(2)修改版

谢谢一位亲提醒了我一处错误,这篇是改正版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N.2
灯光昏暗,两个互相难以看清的人各自琢磨着对方的心理。
正像罗莎手里的冰酒,冰块兹兹的缩小着,最终化成水,与酒混合在一起分不清。大国博弈,你是你变成我的附属品,就是我变成你手下的卒。利益,是筹码,也是收获。
“听说您家最近有些问题?”
罗莎终于说起了正题,也没有坐下,斜靠在吧台上,看起来是速战速决的意思。
“您的消息真灵通。”阿尔推了下眼睛,看着罗莎的杯子,笑着问“小姐,你竟然罕见的喝酒了。”
一旁的罗莎似乎没想到阿尔会转移话题,但顿了顿,适合的接到“是很罕见,不过罕见的事不止一桩。我哥哥让我来和你说,请你放心奔波在北方前线。”
话音刚落,时间好像粘稠住了一般,阿尔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,略有惊讶。
亚瑟柯克兰,竟然没有趁这个时候参与美/国政权纠纷,罕见的保持缄默,并支持他不会获益的北方— —也是阿尔上司的一方。
“我哥哥说了,祝你早日成功。”
罗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没什么停留,顷刻就走了,阿尔盯着外面,罗莎消失在黑夜里。
那么自己也该走了,该为了保护国土完整而拿起枪支了。

#南北战争#独阿尔向#结局(4)

N.4
战争终于结束了。
1865.4.15日
今天结束后的第六天,
风和日丽的一天,虽然昨天还是大雨漂泊,不过乌云渐渐散去,朝霞升了起来,洒遍旷野。
林肯突然说带着阿尔弗走走,他们早上起来,几乎绕着华盛顿走了一圈。
他们此刻身处在一片树林中,鸟儿时而飞过,掠过的痕迹很快又没了。这里寂静极了,还有一处美的无法形容的湖泊,闪烁着晶莹的光。
“阿尔,你看到了什么?”
上司的突然提问,阿尔有些愣,想都没想就说“湖泊,很美的湖。”
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?”
上司突然笑了,而且是从未有过的,略带得意的笑。
“我倒觉得…您看到了同样是美景吧?也许有比我更深一层的东西,不过那就请您教授于我了。”
“终究是个孩子。”
林肯拍了拍他的肩,用另一只手指着远方说“你看,对面是白宫,看到上面的美/利/坚国旗了吗?”
“哦!先生。我竟然才发现。”
阿尔轻叹,林肯却接着说“从前的美/利/坚,喊着自由民主的口号。不过现在…我竭尽所能了,我的孩子阿尔弗,我努力保证让这片土地— —凡阳光所能及的地方,都飘荡着自由民主。”
林肯的声音突然哽咽了,风簌簌的响起,湖面泛起了波澜,却更加耀眼。
“你会一直活下去,但我不能一直陪着你。阿尔,答应我,不要创造战争,不要主动战争。试着成为世界的英雄吧,去保证和平自由和民主。”
阿尔半晌没能说话,他感觉眼眶有些发涩,不好意思的摘下眼镜,用手轻轻擦擦了眼角。
“我保证,先生。我尊敬伟大的上司。”
飞鸟啾啾的叫声回荡在森林,风从远方撩动过来,却温柔满面。
阿尔此刻再远远望去,他看见的,是一个崭新的美洲,崭新的美/利/坚,崭新的华盛顿。生命活跃着,和星条旗一起跃动在新夏的日子里。
“我看见了,先生。谢谢您。”
“和我谈这些干什么呢。”上司理了理阿尔的头发,接着道“我要去看一场电影,在福特剧院。日子终于安稳了,你也好好休息吧。”
天边悠然飘荡着一丝乌云,看起来不会笼罩阳光吧?谁知道呢?
那是阿尔最后一次见到林肯。
*1865年4月14日晚上,林肯在华盛顿的福特剧院里看戏时,被拥护奴隶制的狂热者刺杀。

#南北战争#独阿尔向(3)

N.3
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,大概?打仗的日子总是算不清的。这一年来北方连连战败,南方一路凯歌屡战屡胜,颇有一番拿下美/利/坚的意思。阿尔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,他的身体有时会有硬生生从中间撕裂开的疼痛感,大概发作在每次战后。他知道原因,但从未向任何人提及过,包括他的妹妹。
这段时间来艾米莉常常亲自下厨给他做饭,但前方毕竟危险,他只是催她回去,让她分析政治,战争不是女人应干的事。
但他渐渐发现艾米莉好像知道什么,因为有时他会瞥见艾米莉的眼眶是淡红色,泛着憔悴。
也许她知道自己的病…但二人都没有提过一个字。
沉思被一个男人打断:“琼斯长官,您的妹妹来…”
副官的话还没有说完,艾米莉已经飞奔着跑了进来,一下扑向阿尔弗,紧紧的抱住了他。
“嘿,艾米莉,上帝保佑,你不要这样…”
阿尔感觉喘气都有点费劲,不得不小声提醒妹妹,一边轻轻的推她。
“不!哥哥!你知道吗!林肯先生签署文件了!是解放黑人的文件!不久,南方的奴隶都会来到北方的军队的!”
艾米莉眼中是跃动的火,阿尔顺着它,看见了辽远的光。
“伟大的林肯先生…”